拜登欲推印太数字贸易协议 分析人士对前景看法不一


2021年07月21日 02:35    来源:美国之音


2018年8月3日在上海举行的中国数字娱乐博览会(ChinaJoy)上,有谷歌的标识。


       美国总统拜登将与印太地区经济体进行谈判,计划推出一项范围广泛的数字贸易协议。分析人士告诉美国之音,这一举措不仅可行而且是必要的,可望会得到区域国家的热烈响应;但也有批评人士认为,拜登总统的这一计划可能不会取得成功。


       美国彭博新闻社上周一(7月12日)独家报道说,拜登政府正在考虑一项涵盖印度-太平洋经济体的数字贸易协议,以寻求遏制中国在该地区影响力的方法。


       尽管这项涉及众多区域经济体协议细节仍在酝酿中,但是分析人士说,该计划很可能会为数字经济制定标准;包括数据的使用、促进贸易便利化和电子海关安排等规则。


       彭博社的报道援引一位知情人士的话报道,这项拟议中协议可能包括加拿大、智利、日本、马来西亚、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新加坡等国家。


       拜登计划的可行性


       自拜登总统今年一月份上台以来,一直试图采取广泛的外交努力,争取与美国在各个地区的盟国和志同道合者联合起来,共同应对北京在全球和地区的影响力。白宫目前拟议中的这项数字贸易协议,牵涉到亚太地区众多的国家,业界分析人士对拜登政府这一举措的可行性看法不一。


       华盛顿非政府组织“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nformation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Foundation)贸易政策研究副主任奈杰尔·科里(NigelCory)告诉美国之音,鉴于美国在全球数字经济中的主导作用,美国提出与志同道合的伙伴达成区域数字贸易协议的建议,这是最佳的方式,不仅可行,而且是必要的。


       科里认为,其中的许多国家,如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新加坡,已经就数字贸易达成了雄心勃勃和具有约束力的协议,美国与其邻国墨西哥和加拿大也达成了自由贸易协定。


       “这些国家在数字贸易方面已经同意采取进行的工作,与这两者之间已经存在很多重叠了。因此,这只是一个将各种独立的双边和区域协定,汇集到更广泛的区域协议之下的问题,”科里说。


       美国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法学教授阿努帕姆·钱达尔(Anupam Chandar)也认为,拜登政府正在酝酿倡导的亚太国家数字贸易协议,“似乎是件唾手可得的事情”。


       钱达尔教授解释说,因为美国已经与日本签署了数字贸易协定,并且主要撰写了《全面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中关于数字贸易的章节;澳大利亚、加拿大和马来西亚已经成为该协议的缔约方。“智利、新西兰和新加坡之间已经达成了类似的协议。因此,这些国家的政府就协议文本达成一致,应该是相对容易的。”


       对此,新加坡管理大学(Singapore ManagementUniversity)法学院终身教授高树超(Henry S. Gao)对美国之音表示,由于美国总统“贸易促进权限”(Trade Promotion Authority) 最近过期,拜登政府虽然目前不可能就“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这样的全面贸易协定来进行谈判;但是仍然有可能就类似数字贸易这样的小规模协定进行谈判。


       也有分析人士认为,拜登政府拟议中的这项亚太地区数字贸易协议,可能注定不会成功。


       资深经贸分析师、公共政策博客RealityChek的创建人艾伦·托纳尔森(Alan Tonelson)对美国之音说,拜登政府试图谈判印太数字贸易协议,以遏制中国崛起的努力不仅很可能会失败;而且其可能失败的原因,应该促使美国人开始质疑任何严重依赖该地区帮助战略的长期可行性。


       “正如许多这些国家所明确表明的那样,以及前总统特朗普所否定的前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的结构所显示的那样:特别是许多东亚国家深深植根于以中国为中心的制造业供应链中,因此不敢冒险在商业竞争中公开挑明站在美方立场一边,”托纳尔森说。


       亚太国家预期如何反应


       如同分析人士所提到的,拜登政府酝酿中的亚太数字贸易协议,考虑包括的国家甚众,除了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国家外,马来西亚、日本和新加坡等亚洲国家与中国经济和文化等利益关系非常复杂,这些国家对拜登政府的此项计划会做出如何的反应?


       专家和分析人士对美国之音表示,这些亚太国家总体上来讲应该会对拜登政府的这一举措持欢迎的态度。


       新加坡管理大学教授高树超认为,所有这些国家预期都会给予高度的支持;因为它们要么是《数字经济伙伴协议》(DEPA)的成员(新加坡、智利和新西兰),或者是《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等包括类似条款的协议的成员国。高树超补充说:“但我认为,出于明显的原因,中国将会对该协议保持警惕的态度。”


       苏珊·阿里尔·亚伦森(Susan Ariel Aaronson)是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研究教授、数字贸易和数据治理中心总监。亚伦森认为, 这些亚洲国际一定对此热情很高。“有谁会不想扩大与美国这个富裕大市场的数字贸易呢?”她说。


       华盛顿应对北京影响力的有效手段


       据一位了解此项数字贸易协议内情的匿名人士对彭博社透露,拜登政府的这项协议还将会为数字经济制定标准,包括数据的使用、贸易便利化和电子通关的安排等等。


       分析人士说,此项政策的酝酿表明,这是继前总统特朗普2017年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贸易协议”的谈判之后,拜登政府为世界上最具有经济和战略意义的地区,提出一项经济计划的第一步。同时,这也是拜登总统应对北京在印太地区日益增长的经济和政治影响力的重要一步。


       作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和数字技术和贸易的先驱,华盛顿应该在数字贸易和经济领域拿出什么样的举措,来实现美国在印太地区的战略目标?


       乔治·华盛顿大学数字贸易和数据治理中心总监亚伦森博士认为,美国需要保持自己政策的一贯性。 尽管目前白宫放弃了特朗普式的保护主义数据政策和对应用程序的疯狂禁令,但美国仍在调查应用程序禁令,以及政府审查外国投资数据丰富的公司的做法,到底是不是阻遏中国影响力的好方法。


       亚伦森说:“但是在网络方面,在美国可见到的中国企业做得更好一些。其中许多公司非常具有创新精神,特别是在金融和服务领域。而这正是美国的数据巨头们所需要的竞争。”


       乔治城大学法学教授阿努帕姆·钱达尔对美国之音表示,美国需要通过建立国家数据隐私法和改革监控法为外国人提供一些保护,以此来重新确立对互联网在道义上的领导地位。“我认为这要比对应用程序实施禁令要好得多,而对应用程序发禁令是中国使用的一种策略,美国不应该效仿,”钱达尔说。


       新加坡管理大学教授高树超则认为,最有效的方法将是像跨太平伙伴关系(TPP)这样基于规则的方法,就数字贸易和国有企业等许多问题制定未来的规则,然后将美国的盟友引入这一框架,以确保这些规则得到广泛的支持。


       “新的数字协议将会发挥类似的作用,我希望美国这次能够将推动实现达成这样的协议;而不要像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那样半途而废,” 高树超说。



分享按钮
 
评论 
提交
评论 
提交
关于我们招聘英才网站大事记美中时报(电子版)广告服务 - 网址导航
美中时报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