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题三错,岂止毁房


2020年04月24日 10:35    来源:盛洪教授Blog    盛洪

       昨天《今日头条》有一则消息,题目是“河北野三坡景区‘五证’齐全别墅将被拆除?主管部门:当时合法,现在不符合规划”(张建,《新京报》,2020年4月22日)。看了既震惊又不屑。关键还不在于题目的前半段所说的事实,而是后半段:“主管部门:当时合法,现在不符合规划”。一眼望去,就有三个重大错误和一个隐含的错误。当然这不是记者的错,而是当地政府欲通过记者的笔在做一个“强拆宣言”。



资料来源:张建,“河北野三坡景区‘五证’齐全别墅将被拆除?主管部门:当时合法,现在不符合规划”,《新京报》,2020年4月22日。


       第一个错误是,不知“规划”和“法”孰高孰低,把“规划”凌驾于“法”。所谓“法”,首先是《宪法》,及其背后的天道。狭义一些,“法”是指立法机构通过的法律。而所谓“规划”,就其最合法的形式,是依据《城乡规划法》制定的规划。根据《立法法》,这种由地方政府制定的“规划”,根本就够不上“法规”的层次,因而不可能与法律对抗,更不能依据规划否定法律。这种用“规划”否定“法”的行为,可称“严重违法”。


       第二个错误是,认为“现在”优于“当时”,用“现在”否定“当时”。一般而言,法律要有其稳定性和可预期性,因而法律规则不能轻易改变,否则人们就无所适从。更何况,中国大陆改革开放的大方向是走向保护公民宪法权利,走向保证民众享有更多的自由和权利,因而总体而言新的法律不会新增减少民众权利的法条。即使有个别法条涉及减少民众权利,根据《立法法》,也是“不溯及既往”。根本不存在公民依据“当时”法律获得的合法权利,会被后面的法律(更不用说规划)否定的问题。


       把这两者加在一起,就是要用“现在规划”否定“当时法律”,两个负数相加,就是更大的负数,就更没有法律效力,就是更大的违法行为。如果这一“现在规划可以否定当时法”的逻辑能够成立,就没有一座房屋是安全的了。居民们会天天担心,规划会不会变了,从而自己的房子会被强拆。更何况,他们所说的“规划”并不是《城乡规划法》所说的“规划”,因为该法规定,规划的编制过程中,要“采取论证会、听证会或者其他方式征求专家和公众的意见。公告的时间不得少于三十日。”(第26条)如果他们征求过意见,怎么野三坡的居民不知道现在规划变了?


       第三个错误是“主管部门”。在这里好象是指“涞水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这只是一个县级行政部门,它只有义务执行《宪法》和法律,没有权力立法。它竟然登上《今日头条》,说“当时合法,现在不符合规划”,就相当于它在决定哪个法律有效,哪个政府文件比法律更有效。这不啻是僭越立法权。换句通俗一点儿的话说,这个所谓“主管部门”根本没有资格说这种话,说了也没有任何法律效力,只是它违法的证据。如果一个县的“主管部门”可以“现在规划变了”否定国家的宪法和法律,全国二千多个的县岂不都“无法无天”了吗?


       那个“隐含的错误”是什么?在《今日头条》大张旗鼓地登这样的消息,显然有当地“主管部门”造势宣传的意味。然而在大标题里有三个重大的法律错误,无疑同时在诏告天下,“我是法盲”。这有点儿像一个小孩子在床单上画了“地图”,却把床单挂在外面晾晒炫耀。犯了严重错误而不知,就是更严重的错误。这还是善意地猜测。如果不是无知,那就是狂妄了。


       如果上述三个严重错误能够成立,将会给全国带来灾难。我说“岂止毁房”,就是说,我不再重复说拆房对业主财产上的损害,而是说强拆带来的损害远远大于房子的市场价值。这种非法强拆,毁掉的是家园,是中国大陆今后的发展方向,是政府信用,是产权制度,是法治,是这个国家的根基。


       房子只是家园的一部分物质材料。经营多年的家园是在以房子为基础的物质中增添了人们的劳动,关爱和记忆,形成了庭院的美,形成了家庭安逸的田园生活方式,形成了邻里和睦的关系,形成了社区文化。这些都是无法用市场来评价的。就如同用一款软件进行操作,生成和存储了大量的数据,文字、音频和视频文件,不能因这一软件出了问题而把数据和文件也一同删去。以强拆房屋为名义拆毁家园,就是在拆毁数十倍于房屋的相关的一切价值。


       现在有一个普遍的误解,认为不少现在被非法强拆的房屋是别墅,好象是在强拆富人的豪宅。尽管豪宅也要受到保护,也要分清,在中国大陆所谓“别墅”,在其它国家只是普通住宅。在美国,这叫“house”,是各种住宅中的一种选择。工薪阶层都住得起。人们经常会在住城里较贵较小但离工作地点较近的房子,与住在郊区较便宜较大但离工作地点较远的房子之间进行选择。那些不用每天坐班的中年人,那些已经退休的老年人,那些更喜欢大房子的人,那些更喜欢大自然的人,都倾向于到郊区购房。与住在城里的人相比,除了偏好不同外,他们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而对于一个国家,城郊化就是一个经济发展新阶段的现象,通过城郊化,城里的财富外溢到了郊区,也带动了郊区及其居民的经济发展。非法强拆这些“别墅”,除了毁掉别人家园外,还拆掉了我们社会今后发展的方向。


       关于毁掉政府信用,这已经是一个直观的结果了。无需我再多说。我只想说一句,今天非法强拆最卖力气的地方,一定是今后的发展中最落后的地方。如同在文革时“割资本主义尾巴”最坚决的地方,也是改革开放后经济最落后的地方。


       关于拆掉产权制度,拆掉中国大陆改革开放的根基,拆掉法治,拆掉国家根基,我在“香堂为什么拆不得”,“此心安处是吾乡”,“产权理论的重要一课”,“为什么说运动式非法强拆是在‘破坏抗疫复工’和‘颠覆改革开放’”等文中都已经说了很多遍了,在这里我只再简单地重述一下:市场是配置资源的决定性制度,产权制度是市场制度的基础,法治则是保护产权制度的最有效的手段。


       当然,这样的话重复多少遍都不失其意义:“天之生民,非为王也;天之立王,是为民也”。 这里,“王”指政府。我们,尤其是政府官员,永远都不要忘记,民众才是权力来源,才是衣食父母,保护他们的权利和利益,就是保护国家,也是保护自己。


2020年4月23日于忘言山房


       相关链接:


       为什么说运动式非法强拆是在“破坏抗疫复工”和“颠覆改革开放”?




分享按钮
 
评论 
提交
评论 
提交
关于我们招聘英才网站大事记美中时报(电子版)广告服务 - 网址导航
美中时报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