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合璧的“五美诗派 ”必将引领诗坛风骚


2018年11月04日 05:32    来源:人民网

第一部分:五美诗论

中国新诗发展到今天已有上百年的历史,流派纷呈,灿烂夺目,据云南民族大学教授、彝族诗人李骞《20世纪中国新诗流派研究》一书介绍,新诗有22种流派:早期白话新诗、“为人生”的写实派、“小诗派”、创造社的浪漫主义诗派、“湖畔派”、“新月”格律诗派、初期象征派、现代派、“中国诗歌会”、“七月诗派”、晋察冀诗群、“新民歌体”、“九叶”诗派、台湾“现代诗社”、台湾“蓝星”诗社、台湾“创世纪”诗社、台湾“葡萄园”诗社、“笠”社、台湾后生代诗群、“朦胧派”诗人、“新边塞诗派”、“新生代诗群”。这些流派都产生了艺术成就突出的耳熟能详的代表诗人,如胡适、朱自清、冰心、郭沫若、田汉、汪静之、冯雪峰、徐志摩、闻一多、李金发、戴望舒、何其芳、卞之琳、冯至、穆木天、艾青、臧克家、田间、牛汉、蔡其矫、管桦、李季、阮章竞、辛迪、郑敏、袁可嘉、穆旦、罗门、郑愁予、杨令野、余光中、覃子豪、周梦蝶、洛夫、痖弦、管管、文晓村、白荻、向阳、罗青、北岛、舒婷、顾城、杨炼、食指、昌耀、杨牧、周涛、于坚、韩东、海子等等。诗歌流派还远不止这些,如政治抒情诗人郭小川、贺敬之、公刘,军旅诗人李瑛,被誉为新现实主义的雷抒雁、高洪波、叶延滨、流沙河、傅天琳、韩作荣、杨匡满、张新泉、吉狄马加、李小雨等等。被誉为“新生代”诗群的第三代诗人更是派别林立,眼花缭乱,如莽汉主义、整体主义、海上诗派、圆明园诗派、撒娇派、他们诗群、丑石诗群、非非主义、神性写作、新乡土诗派、知识分子写作、民间写作、第三条道路写作、中间代、下半身写作、荒诞主义、灵性写作、新江西诗派、垃圾派等。但这些诗派都似乎是昙花一现,没有恒久的生命力,没有真正在社会上造成轰动,只是在诗歌圈里成为谈资,谁也没有成为权威。以致现在诗歌愈来愈在社会上边缘化了,“写诗的比读诗的还多”,“诗人”再也没有神圣的光环,反而成为嘲讽的对象,被称为不切实际的“疯子”,穷人的代名词,连姑娘找男朋友都感觉诗人怪怪的,诗人被戏称为“湿人”。

我写诗断断续续也有20余年了吧,一直在思索诗歌兴盛衰败的原因。我刚开始读诗是读雪莱、普希金的诗,雪莱的诗句“冬天已经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和普希金的名诗“假如生活欺骗了你”至今在我脑海回荡,诗人多神圣啊,就在那时我萌发了将来也当诗人的宏愿。正好当时汪国真、席慕容的诗歌红遍全国,在同学当中四处流传,这更刺激了我暗暗写诗而期待也有一天让自己的诗歌插上翅膀飞向广阔蓝天的决心。这是外在原因,内在原因和很多年轻人一样,初涉诗歌也是因为感情,初恋在心中燃起了火焰。不过那时写诗什么也不懂,只知道模仿看到的报刊杂志发表的诗歌,感觉分行就是诗,可以押韵,也可以不押韵,能把感情发泄出来即可,慢慢记起了诗歌日记,一年下来竟也有了两本,就在那一年在报纸上报表了处女诗作《美的真谛》,一下子成为校园诗人,赋予我了希望,从此诗歌成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但写着写着又不满意了,感觉新诗太自由散漫,没章法可循,如果不分行,就像散文一样。后来接触到“新月”格律派领袖闻一多、徐志摩的诗歌,感觉他们的诗歌耳目一新,诗意浓,有创意,纠正了诗歌散文化问题,真是“带着镣铐跳舞”,但过了一段时间,又感觉闻一多的诗歌理论“音乐美、绘画美、建筑美”太死板,完全豆腐块式,非常限制灵感的发挥,妨碍创作的积极性。后来又接触到戴望舒、卞之琳、何其芳、冯至、穆旦等象征派、现代派诗歌,感觉他们的艺术价值很高,但他们的诗歌以晦涩为主。而现今诗坛流行的主流诗歌为了和世界诗坛接轨又一味模仿西方的象征主义、后现代主义,更加晦涩难懂,脱离了大众,以致读者尽失,所谓的读者都是“诗人”,失去了写诗的意义。我陷入了很长时期的迷茫期,一直在痛苦地深思诗歌的发展方向问题并努力突破。

小时候常常背诵古诗,高中时尤喜欢唐诗宋词,不仅仅被里面的古典意境所吸引,更被那精致的完美形式所惊叹,真是内容和形式的绝佳结合。平时我总喜欢把唐诗和宋词放在床头,那日翻着翻着,忽在想,中国新诗的发展,是不是就缺少完美的形式呢?论内容,中国新诗丰富多彩,精湛绝伦,绝对可与西方诗歌媲美,可为什么百年新诗就一直呈现不了“盛唐气象”呢?中国古典诗歌经历了《诗经》、《楚辞》、汉乐府、魏晋诗歌、南北朝民歌,到了唐朝,诗歌形式才逐步固定下来,产生了让后人叹服的“律诗”和“绝句”,千百年来之所以永唱不衰,可以说“形式”起了关键作用。而宋朝流行的“词”以长短句见长,还有很多词牌,内容更丰富,语言更通俗,节奏感更强,弥补了“律诗”和“绝句”的不足,而“形式”的超完美也是至今文人传颂的原因。事实证明,那些有规律可循的唐诗宋词散发出来的文学魅力永远闪耀在历史的长空,成为我国乃至世界文学史上的瑰宝。

可中国新诗的发展为什么不借鉴唐诗宋词的优点而总是跟在西方诗坛的后面呢?越是有民族艺术特色的作品越容易流传于世,西方的象征主义是解决不了中国的新诗的!

探究新诗的产生和发展,主要是舶来品,深受西方诗歌的影响,主要表现在两个阶段,一是五四新文化运动,彻底地反封建否定旧诗歌,盲目地“横移”西方诗歌,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大白话就行,以致无节制的诗歌泛滥成灾,毫无形式可言。好在新月派注意到了这种缺陷,但最终因成就卓著的新月派旗手徐志摩的不幸早逝而后继乏人,逐渐淡出诗坛。二是表现在1949年后的台湾诗歌和中国改革开放后的当代诗歌。台湾地区的诗歌由于政治因素,基本全盘西化,大量借鉴西方诗歌技巧,不过余光中比较注重中国古典诗歌和西方诗歌的融会贯通,他的名诗《乡愁》、《乡愁四韵》都很注重内容和形式的完美结合,但他诗风经常变化,没有沿着这种风格走下去,有点可惜。而新中国成立后,由于闭关锁国,排斥西方文化,诗歌主要是以歌颂为主的革命诗歌,表现手法单一,思想视野贫乏,所以改革开放后当西方诗歌如波涛滚滚涌进时,诗人们如获至宝,于是“朦胧诗”和后来的“新生代”诗人都争相继续“横移”,而把中国的古典文化丢弃一边。不过正如李骞所言,“20世纪80年代后的中西诗学的冲撞,一方面使中国新诗的个性得到张扬与解放,另一方面也使诗歌坠入了危险的歧途。”我所理解的“危险的歧途”就是指新诗一方面过于“横移”西方,晦涩难懂,脱离社会和大众,陷在象牙之塔里孤芳自赏;另一方面过于自由散漫,散文化严重,分行就是诗,不讲节奏和旋律,没有古典诗歌的形式之美。其实西方诗歌很多也是讲形式的,但因语言特点不同,往往思想内容、表现手法容易翻译,而形式一经翻译,就大相径庭,失去了原文特色。这也是中国新诗往往只注重西方诗歌内容、表现技巧而不注重形式的原因。如果把西方善于运用的象征、隐喻、暗示、通感、嫁接、置换、悖论等艺术手法和中国古典诗歌的形式之美结合起来发展新诗,也注重结构、节奏、韵律等,把内容和形式达到完美的统一,那么中国的新诗肯定会有闪闪发光的那一天的。其实关于新诗的内容与形式的问题诗人们一直在争论:有的诗人公开宣称诗歌越晦涩越好,不能把话说尽,要给读者想象的空间;有的诗人嚷嚷说没有形式的形式是诗歌的最高境界。这些观点误导了一大部分诗人们,特别是初学写诗的年轻人,以致诗歌越发展越走进死胡同。而更多的诗人、诗评家都意识到了这一点,意识到了形式的重要性。著名诗评家朱光潜在他的《诗论》中早就提到“形式可以说是诗的灵魂,做一首诗实在就是赋予一个形式与情趣,‘没有形式的诗’实在是一个自相矛盾的名词。许多新诗人的失败都在不能创造形式,换句话说,不能把握住他所想表现的情趣所应有的声音节奏,这就不啻说他不能作诗。”著名诗人流沙河也说“形式弄得好,内容才能够圆满地表现出来。对诗来说,尤其重要。”中国作协副主席、《诗刊》原主编高洪波就曾呼吁:“真正意义上的诗歌,如果不是大言欺人兼欺世的话,全是上口成诵、过目不忘、音韵和谐、意境曼妙的,……真正意义上的诗,都应是可以朗诵的,而且都应是可以有诗人用母语直到方言或普通话朗诵的。”可模仿西方的那些现代派诗歌看都看不懂,还把中国流传几千年的音乐美都舍弃了,朗诵起来还有几个人能够明白的,更谈不上“音韵和谐”了?著名诗评家吕进在《新诗诗体的双极发展》中说,重破轻立一直是新诗的痼疾,长期以来不少诗人对于形式建设一概忽视甚至反对,认为这妨碍他们的创作自由,以致一部新诗发展史迄今主要是自由诗史,可人们熟知的不少大诗人(例如法国象征派诗歌先驱波特莱尔)都是格律体的大师,甚至格律体在任何国家都是必备和主流诗体。他呼吁自由体诗人也要有形式感,没有形式感的人是根本不能称为诗人的。他认为格律体新诗应讲究格式和韵式。格式就是诗体要有规律,韵式就是押韵,格式和韵式应相互支持,讲究诗的节奏的视觉化和节奏的听觉化。一代国学大师季羡林去世前曾对拜望他的中国作协原党组书记、副主席李冰说“中国是诗歌大国,但是我们现在的诗歌没有找到它的形式。”委婉表达了他对当今诗歌现状的强烈不满。还有不少老诗人也在呼唤具有中国特色的新诗体,使之成为中国诗坛的主流诗歌。

综合我的创作经验和诗歌前辈的观点,要想创立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新诗,必须从中国的古典诗歌里汲取营养,同时还不能排斥西方诗歌的现代语言和技巧,讲究内容和形式的高度完美结合,这才能产生符合中国国情、符合大众审美需求的新诗体,因而我总结出了自己的诗歌理论:

一是要语言美。中国诗歌自古都很注重语言的锤炼,从杜甫的“语不惊人死不休”到李贺的呕心沥血觅诗句,再到贾岛的苦吟,诗人们已经给我们做出了榜样,所以我们当代诗人更应注重语言的锻造,注重语言的“陌生化”。诗歌毕竟不同于其它文体,语言要“生动、明了、精炼、纯粹、准确、富有音乐性”(著名诗人彭燕郊语),更要有新意,要有起伏,要奇特,要出人意料,不能让人感觉平平常常,似白开水没有味道,要想达到这样的出其不意,可以借用西方诗歌善用的象征、借喻、隐喻、转喻、暗示、通感、嫁接、置换、联想等,当然像中国古典诗歌里有些朴实、简洁的语言也能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这要根据诗歌题材和内容而定。

二是要意象美。中国古典诗歌最讲意境,而意境的产生离不开意象的营造。从实际上看,不论是中国古典诗歌还是当今西方的现代派诗歌,凡是卓越的诗歌,无不讲究虚实结合,讲究斑斓多彩的意象,意象是诗的精髓。有了意象,诗歌才会含蓄蕴藉,如梦如幻,避免直抒胸臆的浅白,滋生丰富多彩的意境。美国意象派领袖庞德就是深受中国古典诗歌的影响。很多象征派诗歌也都是重用意象的结果。不过意象要不断创新,不能陈旧,否则产生的诗歌就不会有艺术感染力。

三是要境界美。不论面对人生、爱情还是社会,中国诗歌历来有各种各样的境界之美,境界是思想层面,但要超越思想之上,比思想更有深度和广度,给读者无穷的想象空间,净化读者的灵魂,升华读者的情感。要使诗歌有境界之美,首先应对儒释道乃至西方的圣经都有深刻的研究,同时更要关注百姓生活,关注社会,关注国家命运。著名诗评家谢冕就曾批评当代新诗“过于沉溺于私语状态,自说自语,新诗的多数写作者不关心自己以外的生活和社会。”再加上诗歌的晦涩难懂,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诗歌难怪被大众冷落到社会角落里去了。著名诗人李松涛也感慨:“我执著于文学的功能,坚信诗歌与社会、与大众是一种自然的联系,是一种血脉性的关系。……诗是生命与生活的咏叹调,诗人心怀苍生便热血激荡,热爱生活便永不失语。”是的,写诗不仅仅是自我抒发感情,更是为社会担当责任,我呼唤屈原精神、李白精神、杜甫精神、鲁迅精神,“心系国家,忧国忧民”。世界有光明就有黑暗,光明需要呼唤,黑暗也需要鞭挞,让“屈原精神、李白精神、杜甫精神、鲁迅精神”的诗歌像涛涛巨浪一样漫过我们的长江黄河。

四是要结构美。七月派诗人彭燕郊在论诗的《结构与形式美》中提到:“结构是形式美的出发点,结构没有考虑好,作品本身就会失掉形式美。……结构体现了作品内容美和形式美的关系。”而中国古典诗歌最突出的优点之一就是重视结构,重视视觉上的美,也就是吕进所说的“格式”。唐诗是这样,同样宋词也是这样,而且我很欣赏宋词的长短句,每个词牌不一样,不一样的词牌长短句也都不一样,变化多端,我深受启发。我感觉新诗的结构不一定非得像闻一多提出的“建筑美”,而是百花齐放,形式多样,不拘一格,只要有规律可循,让读者感觉出视觉上的美感即可,节与节可以讲究整齐,但句的字数不一定非得相等,就像宋词的长短句一样,因为白话新诗没有古诗的语句精炼简洁,限制字数容易冲淡语言美感,也减少有些为了凑齐字数所使用的无用的衬字。

五是要音乐美。也就是吕进所说的“韵式”。关于音乐美,以前我不太强调,总认为诗歌讲不讲究音乐美,是根据诗歌形式的自身来决定的,不押韵不能说不是好诗,能押韵更好。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越来越感到音乐美对诗歌的重要性了。首先“诗歌”的定义是一种语词凝练、结构跳跃、具有节奏和韵律、富于音乐性、高度集中地反映生活和表达思想情感的一种语言艺术形式。从这个定义上讲,如果不讲音乐性还能叫诗歌吗?中国古典诗歌自《诗经》起就非常注重音乐性,经历几千年的发展,始终没有丢弃,可到了“新诗”就完全一棍子打死,这实在是中国诗歌的悲哀。朱光潜说:“诗是一种音乐,也是一种语言。音乐只有纯形式的美,没有语言的节奏,诗则兼而有之。”我更最赞同宁夏诗人秦中吟的观点:有人只强调新体诗内在旋律,完全否定外部韵脚,这是不可取的。诗讲内在旋律,这是必要的,但这是散文诗和一切美文共同的要求,作为诗应该有更高要求让内在旋律与外部旋律结合,和谐统一,岂不更美?“作诗不押韵,等于瞎胡混”,群众的这种说法是有道理的。诗是语言艺术,艺术地表现母语音乐美正是诗的特殊功能。这样的格律因符合现代汉语而为今人易于掌握,又为艺术树立了标杆,写起来虽有一定难度,却显出诗歌语言的艺术魅力,从而区别于口水诗,也区别于散文。因而我感觉中国当代的汉语诗歌一定要重拾“音乐美”,一定要讲究节奏和旋律,当然押韵也不一定一韵到底,押韵也可以像西方诗歌那样不拘一格,中间不停地转不同的韵,使“音乐美”更加精彩,也更加多样化。

这就是我提出的内容和形式相结合的“五美诗歌”美学主张,即:语言美、意象美、境界美、结构美、音乐美。用一句话概括就是新诗既要有感觉上的美,也要有视觉上的美,还要有听觉上的美。感觉上的美就是指新诗要语言清新,意象传神,境界高远,要有生活上的真情实感;视觉上的美就是指新诗要有结构,要有创作规律,不能杂乱无章;听觉上的美是指新诗要有音乐美,要有节奏和韵律,便于吟咏和传播,当然这种音乐美不一定像中国传统诗歌一样结尾一定要一韵到底,既可以一节一节换韵,也可以两行两行的换韵,可以一二行、三四行分别押韵,一三行、二四行分别押韵,还可以一四行、二三行分别押韵,还可以一二四行押同一韵,更可以多种形式的韵律出现,不能千篇一律,这样才便于诗人更有助于发挥诗歌的想象力。所以我认为真正的诗歌应符合感觉上的美、视觉上的美、听觉上的美,这才是完美无缺的天籁之音。

我以前写诗,以自由体居多,后来研究闻一多、徐志摩的诗歌,开始注重新诗的形式,但写了一段又感觉深受束缚,便又开始写自由体诗。不过我在多年的探索中,逐渐吸收两方面的优点,感觉新诗应在自由体、新月派基础上提高技艺,再把唐诗宋词的千年魅力和西方的现代诗歌结合,把浪漫主义、现实主义、古典主义、象征主义融会贯通,创造当代中国的现代派诗歌。

诗是诗人纯净灵魂的艺术载体,是诗人抒发情怀的美好途径,更是诗人远离世俗的精神港湾,而不是赚钱的机器,也不是炫耀的工具。诗对我来说更是一种精神,是我永不言败、自我奋斗、傲视苍穹的一种精神,是我一生追求的目标。在一个物欲横流、红尘滚滚的年代,在一个大众远离诗歌、诗歌已经沦落到凄惨可怜的时代,我感觉我有责任坚守诗歌精神,有责任让社会和大众重新重视诗歌,有责任让当代诗歌呈现“盛唐气象”,有责任让中国诗歌复兴走向世界。以后我会按着自己的诗歌理论身体力行,创造特立独行的“诗风”,争取影响更多的诗人,使之成为诗坛的一种主流诗潮。我相信凭我对诗歌的感悟和执著我一定能在中国诗坛乃至世界诗坛上留下一席之地,就像屈原、李白、杜甫、苏轼、普希金、波特莱尔、庞德、艾略特一样让后人敬仰。

第二部分:何谓“五美诗歌”

五美诗歌就是指“语言美、意象美、境界美、结构美、音乐美”,宗旨就是以中国古典诗歌为基础,重点从《诗经》、《楚辞》、汉乐府、魏晋诗歌、南北朝民歌、唐诗、宋词中汲取营养,再借用西方现代诗歌表现技巧,中西合璧,开宗立派,开拓一代诗风。我推出的五美诗歌,形式上糅合唐诗宋词的优点,采取唐朝律诗起承转合和宋词长短句的格式,只不过律诗是8句,五美诗歌是16句,分4节,每节4行;每句不一定像律诗字数相等,而是像宋词长短句一样,更有节奏;韵律上讲究押韵有规律,但也不一定一韵到底,既可以一节一节换韵,也可以两行两行的换韵,可以一二行、三四行分别押韵,一三行、二四行分别押韵,还可以一四行、二三行分别押韵,还可以一二四行押同一韵,更可以多种形式的韵律出现,押韵形式灵活多样,富有变化……当然我推出的五美诗歌也不限每首16行,根据诗歌内容短诗也可以4行,6行,8行,长诗也可以50行,上百行,甚至数百行,只要语言、结构、押韵有规律可寻就行,讲究章法,结构严谨,特别反对诗歌过于散文化!

  五美诗歌用一句话概括就是诗歌既要有感觉上的美,也要有视觉上的美,还要有听觉上的美。感觉上的美就是指新诗要语言清新,意象传神,境界高远,要有生活上的真情实感;视觉上的美就是指新诗要有结构,要有创作规律,不能杂乱无章;听觉上的美是指新诗要有音乐美,要有节奏和韵律,便于吟咏和传播。感觉美、视觉美、听觉美,诗歌三者合一,才是完美无缺的天籁之音。

第三部分:五美诗歌代表作20首

冬日

阳光隐藏了下去

天空依然陷入往日的晦暗

抬眼凝望远处

高楼遮断

路旁的银杏早已光秃

扑棱的鸟在雪枝上荡起残烟

风掠过的凋叶簌簌

满地凄惨

推门躲进唐朝的绝句

不想被这萧索景色濡染

平仄却如枯树乱舞

乌云弥漫

来到竹径踱步

恰似都市的世外桃源

角落一枝红梅绽露

寒冷犹暖……

     2015年11月24日

生活

残雪如黑夜一样消逝

阳光若心情那么暖

寒树上的群鸟像几个孩子嬉戏

窗台的绿萝犹似花朵璀璨

夫人的笑像天蓝了起来

浮云似卷毛狗在院子悠闲

满地黄叶如画家泼了一层色彩

萨克斯音乐若手中的道德经暗香弥漫

风摇起池边梅枝

水上燃起星星火焰

儿子吟咏着我的诗歌似梅绽放

盛如夏花绚烂

放眼高处

一只苍鹰飞向遥远

禅歌又起

恰似蝴蝶飞舞在亭亭的莲……

     2015年12月15日

大鸟

熟透的太阳犹如挂在山峦的硕大苹果

嫣红的脸色闪着诱惑的无限媚光

一只大鸟从河水泱泱的一汀芦荻穿过

驮着斑斓的思想飞向遥远的太阳

太阳被铺天盖地蔓延的滚滚尘烟湮没

大鸟在莽莽黑森林的呼啸中冲撞

盛大的孤独酷似雨雪霏霏从天宇降落

横天的荆棘一次次划伤大鸟翅膀

大鸟夜以继日的奋飞若骆驼行走沙漠

翅膀滴着血一滴一滴撒在尘土上

大鸟顽强的鸣声胜过汹涌而来的风波

嗓音嘶哑遮不住泪水浑浊的沧桑

沿途的花鸟虫鱼无不惊叹大鸟的求索

无奈的尘烟渐去悄然躲进了山梁

大鸟展翅堪似斧钺终于劈开乌云枷锁

太阳的霞光热烈地拥吻大鸟脸庞……

         2016年2月16日

鹗鸟

冰天雪地的鹗鸟在黑夜茫茫凌空而飞

无畏飓风的撕咬冲向宇宙深处

纵横无数的攫鸟不断突如其来地袭击

雀鸟早已心怯颤抖得藏匿山谷

鹗鸟疾飞过一片片群山森林江枫汀蕙

愈往前飞愈是邃远荒蛮的陌途

鹗鸟的方向犹如阳光盛开已渗透骨髓

翅膀扇起的傲波骨涛淹没世俗

雀鸟不解鹗鸟哪来穿越宇宙的爆发力

攫鸟也为鹗鸟的仗剑啸天臣服

鹗鸟大漠孤烟的追求令月亮倾心托起

太阳也乘着鸾车跟着迎接欢呼

鹗鸟不为一时的荣耀而重新披上蓑衣

冲破云间禁锢飞跃千万重山坞

鹗鸟再一次蔑视雷电抖落一层层霹雳

驾龙飞腾鼓槌擂天琴瑟声满路……

        2016年2月26日

鸷鸟

慵懒的栖鸟在俗世的枝桠上贪恋阳光

姹紫嫣红的鸟鸣染上了茫茫香尘

卓尔不群的鸷鸟神勇地飞向梦的远方

鄙弃香尘遮住翅膀污染求索之心

振翮高飞的鸷鸟蓦然让山河惊得悲壮

鸷鸟昂头大笑飞向戈壁沼泽荒林

俗世的百花争艳企图消磨鸷鸟的志向

鸷鸟奋然挣脱羁网吼出强大之音

黑夜孤飞的鸷鸟自信地期待登上殿堂

勇猛地穿越接连蜂拥而至的乌云

怆然落泪地飘泊宇宙只为更大的希望

邀月醉饮俯瞰苍茫大地傲骑昆仑

鸷鸟也会怀念门前盛开老槐树的家乡

老槐树的疮结似父母脸上的皱纹

老槐树无形支撑鸷鸟无与伦比的力量

鸷鸟会变为硕大的天鹏横空啸吟……

         2016年3月10日

诗歌成神

阳光像树丛的脆鸣在早晨响起

繁华竞逐似滔滔春水流向东去

万木犹如一夜间披上了翠帔

我的一亩诗歌正逐渐万霞纷披

诗歌在黑暗中生长了二十余年

风风雨雨早已是卧龙或跃在渊

五美的天道之光正刺穿黑夜

犹如天神开路引领着飞龙在天

诗歌的灵魂放射着高贵的光芒

退却的鸟雀在黑夜中黯然神伤

飞龙气魄昭著胸怀含弘光大

赐予了诗歌神力纵横宇宙无疆

我的诗歌成神飞进热烈的夏季

正积聚起吸纳日月精华的神奇

秋日成熟的天庭散发着神光

引天马驮着诗神昂头穿越云际……

        2016年5月9日

恍若李白

黄昏从树巅漫过水之湄

素秋已很斜阳

一霞白鸟燃亮芦苇

清风染红了几枝海棠

思绪踏上轻舟摇向水天一色

恍若李白绝尘而去

到处充满黑夜

月光照亮两岸的峭壁

前方宛如有大鹏高飞

愤懑的李白在仗剑啸天

惊世骇俗的大鹏击起沧溟水

李白的大笑震醒河山

变成大鹏的李白扶摇九万里

缩头的蜩与学鸠化作渺小的蚁虫

曙光正从黑夜的狭缝跃起

天人合一的李白融为星辰不知所终……

         2016年11月24日

唤醒李贺

我的心千枝万杈向天空伸展着渴望

料峭的东风把我吹到了千年前的唐朝

一只天鸟衔来曼妙的天上谣沿着天河流淌

天脚下呼龙耕烟的李贺种植着他的诗歌瑶草

横天的瑶草蓦然长成秋风吹起的开愁歌

解衣赊酒的李贺泪水纵横醉剑铜吼

万物千怪皆为驱使鬼才惊得天神瑟瑟

却总无奈地骑着毛驴沿着梗莽丘珑寻诗觅愁

屈夫子李太白也叹服天降神童若太阳再生

天妒英才直让李贺的怨血在土中化作千年碧玉

蓦然荒冢跃出一匹瘦骨的天马犹自带着铜声

迎着燕山月怒奔大漠踏着清秋最后徒然仰天叹息

惊世骇俗的天马愤慨地冲破千年涅槃为天鹰

天鹰的光芒照耀了整个宇宙

我呼唤天鹰骑云驾雾再掀惊世天风

天风伴着龙吟从东方飘向了万国西头……

           2017年3月1日

我和屈原为太平盛世仰天大笑

遍地摇曳的五月菊犹如惊艳的女郎

蓦然走进我傍晚的诗歌随风曼舞

我的诗歌以前呈现荒野的悲凉

偶尔会有一点点脉脉暖阳

我的诗歌曾长满豌豆苗和紫荆花

像孩子真诚似宝石晶莹

一枝枝吟唱的蝴蝶飞上枝桠

可依旧宛若无根的游子冷寂天涯

五月菊让我的诗歌蓦然飞腾

红嫣嫣和黄灿灿的诗歌弥漫原野

那个起舞的女郎掬着诗歌眼露神圣

五月菊绽开诗人饱满的笑声

黄昏照水给我的诗歌披上五彩的梦幻

犹如太阳神在水中央熠熠生辉

四面八方朝拜的万国之神纷纷涌现

天地箫鼓齐鸣惊醒了沉睡的屈原

屈原仗剑高歌说我就是他的化身

离骚的声音不能被世俗湮没

他要赋予我沉淀两千多年的傲骨雄魂

积聚愤懑的力量抹去一切黑暗印痕

屈原一直是我心空的千年飞龙

我欣然接受了屈原的灵魂

我的灵魂刹那发出巨龙的万丈光芒

惊得高山大海荒漠草原一起轰鸣

我和屈原融为一体坐上太阳神宝座

万千众神心悦诚服地再次膜拜

乱舞的群魔不服我的诗歌如神火蓬勃

恰似嫉恨的黑夜嘶叫地降落

群魔更让屈原的雄魂在黑夜潜滋暗长

我也随着屈原傲骨长成了擎天大柱

任凭群魔包围左砍右伐上摇下晃

擎天大柱岿然不动为天地万物的榜样

愤怒的众神纷纷驱离猖獗的群魔

抵挡不住的群魔无奈地逃亡

一轮明月升起为众神高唱凯歌

我被欢呼的众神簇拥到处是金光婆娑

耳濡目染的黑夜不再嫉恨

心甘情愿地为我呼唤日出的喷薄

千种晨鸟的清脆鸣声由远而近

万朵阳光照耀着我和屈原的傲骨雄魂

我和屈原的雄魂傲立五岳之巅

五湖四海弹奏起离骚的悲壮

众神也齐声跟着大叹哀民生之多艰

我和屈原率众神巡视不平的人间

我和屈原手持神剑左杀罪恶右斩腐败

砍断人间纵横交错的贪欲和苦难

万民欢呼天空飘满了洁白如云的爱

宛若世外桃源的的国度人人欢笑往来

我和屈原为太平盛世仰天大笑

歌舞升平的众神也退隐而去

那个惊艳的女郎为我和屈原唱起歌谣

五月菊是天地最美的光彩闪耀……

        2017年6月25日

梦游道德经

我驾着紫云沿梦翱翔

大地都是道德经的秋色飘扬

道德经的谷穗香透天宇

若隐若现的众妙之门绽放金光

神童引我走进道德经的妙门

八十一个台阶巍峨如云

每踏上一个台阶都是一种灵魂升华

期待向道德经一阶一阶的纵深

沿途的山花竟会吟唱道德经

引来一只只奇异的蝴蝶放声和鸣

溪畔的枫树也不断挥舞道德经的叶片

在吃草的青牛还发出道德经的笑声

我登上道德经的峰顶俯瞰远方

血管涌入道德经神奇的八十一道力量

八十一道力量足以横扫天下尘世

道德经是指引凡人攀上天道的太阳

鹤发童颜的千年老子走下神坛

拉起穿越时空的虔诚弟子惊喜一谈

老子欣慰道德经的千年法力深入民心

亲授弟子驾驭道德经神器巡游河山

道德经是统治天下的天赐宝典

倡导天地平等不分尊卑不尚圣贤

最高明的统治者民众不知他的存在

为而不争的水的境界让世人惊叹

我朝着无为而无不为的天道驰骋

左右有美丽的凤凰和威武的神龙护行

国民无不甘食美服安居乐业

每个人的灵魂都由道德经铸成

万物皆拜道德经为天下王

顺应他的春生夏长秋收冬藏

物壮则老是自然法则

人人活在天地之间同尘和光

大音希声是一种境界的超然

大成若缺冲破世俗的羁绊

天地不自生反而长生

祸福相倚时刻使人警醒祸福没有界限

无并不可怕

万物来于无向有的方向变化

大德之人被褐怀玉

足不出户却如先知笑谈天下

我歌颂道德经胜过日月

老子骑着青牛再次踏踏从梦中走过

他说你堪称我的真传大器晚成

道德经就是天神助你的未来成为天地蓬勃……

           2017年11月8日

山桃花

山桃花犹如太阳在黑夜绽放

枝桠爬满一瓣一瓣的光芒

光芒粉白了黑夜

黑夜发芽在早春的心上

山桃花的羞涩像少女的暗恋

在黑夜的窥视下若隐若现

东风吹起的馥郁是少女的味道

落在一漾一漾的运河上流向遥远

遥远的记忆堪似山桃花的鲜艳

总会在黑夜摇曳为绚烂

有时又会被黑暗湮没成伤痛

但山桃花的笑声能把梦染得深蓝

梦若大鸟飞向曙光

簇拥的海水耸起翅膀向梦飞翔

山桃花被宏大气象吸引

勇敢地化作神女指引着梦的方向……

         2018年3月27日

春游运河

犹如少女的桃花蕾眨动娇艳的羞色

羞色宛若暖风熏醉运河

运河仰脸唤起斜阳的霞辉

霞辉恰似舞蹈的脆鸣飞过山坡

山坡长满缤纷的渴望伸向烟波

烟波把黄昏画成寂寞

寂寞是一水乡愁

乡愁是春天的花朵

花朵盛开童年的歌谣

歌谣是村庄的梧桐树渐渐长老

长老是一年年桐花结成的紫色记忆

记忆是运河上的春光闪耀

春光闪耀一堆希望的篝火

篝火吸引一只大鹏飞离偏僻的山窝

山窝容不下大鹏的抱负

抱负是运河岸的插天苍松正在婆娑……

          2018年4月11日

深州桃源

崔护的桃花笑了深州千年春风

春风催开的三千桃花惊艳滹沱河

滹沱河的四月是最动人心魄的风景

风景是方琼荣归故里的笑涡

笑涡是深州之夜绽放的光明

光明是桃花泛红的春歌

春歌是飞翔的火烈鸟照亮云庭

云庭采摘蟠桃的仙女惊异人间桃色

桃色吸引观音菩萨巡游桃源仙境

桃源仙境的佛光化成桃花朵朵

桃花朵朵护佑起兴隆寺人烟鼎盛

人烟鼎盛袅袅升起王莽追刘秀的传说

传说深州桃源是仙界桃核落地生成

生成的蜜桃成为皇家贡桃散发浓郁的香波

香波融为兴隆寺的千年钟声

钟声犹如深州的春天世代蓬勃……

        2018年4月17日

神鹰飞过李嘉诚家的上空

神鹰飞过李嘉诚家的上空

上空舞动香港深水湾道79号的传奇

传奇太阳一样灿烂岛屿

岛屿盛开的光芒照亮神鹰

神鹰来自遥远的鹰城

鹰城起飞一点一点飞翔了46年

46年是一座大山

大山让无畏的神鹰也感到了沉重

沉重是擎天巨柱反而撑起神鹰的坚定

坚定46年的力量是天神的嘱托

嘱托是烈火会把横天荆棘焚成碎末

碎末灰飞烟灭是神鹰击破黑暗的冲锋

冲锋是神鹰驱赶恶魔卷起的飓风

飓风是李嘉诚给予神鹰的神器

神器绽放万朵绚丽

绚丽是神灯指引神鹰一步步飞腾……

        2018年4月29日

我的爱情很黑夜

我的爱情黑夜得一眼望不到天涯

膨胀的心痛撑破黎明

东风吹送的伤心色挂满春天的枝桠

泪花打着旋儿转几个弯落入鸟鸣

岁月的浊水淹没惊世骇俗的故事

那个相识的秋季破碎成萍

风花雪月伤成月落乌啼

二十六年的恩爱被潇潇雨打空

何鸿燊和四个太太的爱情犹如童话

我的爱情却是梧桐更兼细雨

都市的舞榭歌台飘飘洒洒

满江风浪流成潇湘地

忧郁恰似运河上的斜阳

斜阳把天地画成一个啸云烟的哭人

千里烟波漫过二十六年的风月

那个人从此隔音尘……

       2018年5月2日

痴心的忧伤

那一朵花盛开白光刺破夜色

夜色呻吟震恸运河

运河一水月波穿透忧伤

忧伤是运河边的一树婆娑

婆娑是黑夜的一道清冷

清冷是眨动的北斗星

北斗星照耀振翅欲飞的愁怨

愁怨是缓慢的凄风

凄风吹来今夜的泪滴

泪滴是心悦君而君不知

君不知我在运河上的晓风残月

晓风残月是悲痛的记忆

记忆是运河里的鱼龙潜跃

雨龙潜跃为我唱起哀歌

哀歌是一江河水从北流到南

从北流到南的痴心犹如阳光照射……

         2018年5月6日

与心上人的情未央

孤独的运河轻轻诉说着一个人的孤独

一个人的孤独在黑夜盛开浩瀚星光

浩瀚星光最懂一个人的闲愁最苦

闲愁最苦掀起运河的波澜激荡

波澜激荡的思绪行到水穷处

水穷处堆积苍茫的哀伤

哀伤绵绵连山接海隅

连山接海隅的痴情插翅横天飞翔

横天飞翔的高鸟挥泪告别痛楚

痛楚是欲语泪先流的怅望

怅望远方涌起爱恨交集的过去

过去闪耀着纯真无邪的光芒

光芒照亮的黑暗世界依然孤苦

孤苦的爱情湮没斜阳

斜阳暗叹一个人走向运河失声痛哭

痛哭与心上人的情未央……

        2018年5月14日

爱的唤醒

犹如从三千年诗经泱泱而来的美艳

湮没了八月那个不期而遇的夜晚

那些袅娜的花朵黯然失色

整个北京都是你清纯的神骨和迷人的甜

三两枝露浥桃腮的妩媚恰似翠鸟在晨曦舞蹈

七八片莹洁的笑声飞进你澄澈的秋水闪耀

你吐虹霓之气醉倒山河万物

你卷弱水三千冲向红尘掀起波涛

你携搦搦之姿踏梦而歌

相约的大悦城飘逸着你高贵的魂魄

十年留日生涯挽起一峰之秀

置身商界却胜似纯洁如玉的一婷白荷

我在运河之夜素琴横月的仰望

涌起的怦然心动竟唤起黄鹂呼春的激荡

前方长满灿烂的海棠嫩紫和芍药嫣红

神鸟骑着云之君衔来一道冲破时俗的曙光…

            2018年9月5日

格桑花

一丛摇曳成蝶的格桑花在七夕闪耀

像一见钟情的淑女在五台山舞蹈

清新的香吻溢满大白塔上空的飞鸽

飞鸽拍动格桑花隐秘的恋曲萦绕山腰

格桑花轻诉美丽的寂寞

悄悄向我吹拂若隐若现的羞涩

我在五爷庙许下飘香的秘密

秘密直破格桑花的心语燃烧如火

五台山的佛光照亮我的祈愿

格桑花耐得风寒的圣洁迎梦招展

梦中盛开的八瓣格桑花惊艳北京城

我呵护的格桑梅朵愈加灿烂

心动的格桑梅朵和我融而为一

化为一对天鸟飞向神地

那里会产生爱的惊世骇俗一啸千年

千年之后仍会引来爱的鸿雁翔集……

        2018年9月20日

神鸟和格桑花

我是神鸟迎着无量佛光飞向菩提树

菩提树下许诺和格桑花五百世的爱情

爱情怒放百千万朵花瓣飘满林麓

林麓上空的香雨花云是菩萨感化而成

感化而成的白鹤孔雀共起奇妙之舞

奇妙之舞感染得格桑花盛开千年歌声

歌声为神鸟开拓八千万亿光芒之路

光芒之路是点燃神鸟飞向宇宙的神灯

神灯是格桑花羽化成碟的佑护

佑护神鸟历练万劫实现须弥的图腾

图腾是神鸟飞跃娑婆世界的一生追逐

追逐的神鸟飞成格桑花心底的神圣

神圣是佛祖赐予神鸟和格桑花的净土

净土长一池发光的莲是爱的姿影

姿影叠成心心相印的一株生命之树

生命之树是爱的信心不逆的风景……    

                 2018年10月10日

第四部分:五美诗歌创始人简介

老希,原名柴松献,字太和,号宇宙之鹰,又号鹰霸长天,籍贯河南郏县,现定居北京。从小胸怀高远,立志要做一个像巴尔扎克、托尔斯泰、普希金、雪莱、屈原、李白、杜甫、苏轼、曹雪芹、鲁迅、老舍、巴金那样忧国忧民的伟大作家和诗人。1989年开始发表诗歌,在全国荣获多种奖项并被授予"中国诗人"称号,著有诗集《骚动的青春》《妹妹你是水》《做一个巨人》《宇宙之鹰》《穿越灵魂》《信念》《爱情诗经》和长篇小说《涅槃》,总结自己20余年的诗歌创作经验,在北京创办五美诗社,宗旨就是以中国古典诗歌为基础,重点从《诗经》、《楚辞》、汉乐府、魏晋诗歌、南北朝民歌、唐诗、宋词中汲取营养,再借用西方现代诗歌技巧,中西合璧,开宗立派,创造出特立独行的"语言美、意象美、境界美、结构美、音乐美"五美诗歌,使之成为中国新诗的一个发展方向,成为中国诗坛的一面旗帜。中国作协机关报《文艺报》曾在重要版面以《诗歌五美》为题刊登其理论文章,给予重要支持。

2012年7月15日在北京财富公馆举行大型诗歌音乐朗诵会暨诗集珍藏版《宇宙之鹰》首发仪式,保育钧、张胜友、雷抒雁、李小雨、杨匡满、杨志学、石厉、大卫及著名企业家李晓华等200多诗歌界、企业界名人出席,人民日报、环球时报、参考消息、北京晚报等100余家主流媒体给予报道,被誉为"开启了中国现当代诗人举行个人诗歌音乐朗诵会的历史";

2013年12月18日由中国诗歌学会在中国作协办公厅召开诗集《穿越灵魂》作品研讨会,白庚胜、张胜友、张同吾、李小雨、吴泰昌、梁鸿鹰、曾凡华、程步涛、杨匡满、朱先树、查干、陈德宏、王彬、刘立云、石厉、熊元义、霍俊明、陈亚军、王世尧、大卫等文学名家发言肯定创作成果,全国上百家网络媒体报道;

2016年6月22日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信念》首发仪式和五美诗歌作品研讨会,吉狄马加、邱华栋、梁鸿鹰、刘方、方文、赵智、宁新路、王世尧、中岛等文学名家以及人民日报、光明日报、解放军报、中国财经报、中国纪检监察报、检察日报、中国文化报、中国艺术报、诗刊、中国作家杂志社、中国国门时报、北京晚报、中美时报、作家网等各大主流媒体的作家、诗人、评论家等出席盛会,吉狄马加、邱华栋、梁鸿鹰、刘方、方文等与会专家纷纷高度评价"五美诗歌";

2016年创作的《十大五美诗歌》在作家网上点击率超过百万量;在博客中国组织的"1917--2016影响中国百年百位诗人评选"中荣膺百位"新锐诗人"称号并名列榜首,同时在2017年成功推出众筹诗集《爱情诗经》,引起读者强烈反响;在由中军世纪文化、中国对外文化交流协会、中国广电网举办的2016年度"你就是你生命的艺术大师"第二届生命艺术盛典上荣获"生命艺术之诗歌艺术金奖";得到了国内权威诗歌大家贺敬之、李瑛、雷抒雁、韩作荣、李小雨、张同吾、吉狄马加、邱华栋、杨匡满等的肯定,奠定了在诗坛的地位。《人民日报海外版》、《光明日报》《文艺报》《解放军报》《中国财经报》《中国纪检监察报》《检察日报》《中国国门时报》《环球时报》《参考消息》《北京晚报》《美中时报》《中国作家》《诗选刊》《诗参考》《中国诗歌网》《作家网》等海内外重要媒体纷纷刊登诗歌和诗评,媒体给予"新锐黑马""五美诗神""诗歌骄子"之美誉。

柴松献曾在多家媒体担任过编辑、记者、编辑部主任、记者部主任、副总编、总编、社长等职,现担任某商会主席。

《走向涅槃》是柴松献倾注18年心血打造的以真情、爱情、性爱为线索贯穿始终的惊世骇俗的批判现实主义长篇小说,即将隆重推出,立志拍成影视剧。

《五美诗经》也是柴松献即将打造的理论联系实践的奠定他中国诗坛地位的心血之作,歌吟五美,弘扬新诗,树立经典,超越巅峰,冲向世界。

第五部分:五美诗社简介

五美诗社致力于打造中国特色的现代新诗,宗旨就是从《诗经》、《楚辞》、汉乐府、魏晋诗歌、南北朝民歌、唐诗、宋词中汲取营养,和西方现代诗歌艺术融会贯通,中西合璧,开宗立派,倡导“语言美、意象美、境界美、结构美、音乐美”五美诗歌,反对晦涩,杜绝口水,注重人们的感觉美、视觉美、听觉美,讲究内容和形式高度统一,既让诗歌有美学价值,又让诗歌雅俗共赏,让诗歌从贵族回归大众,树立经典,超越巅峰,冲向世界,扬我泱泱诗歌大国之国威。

打造五美诗风,开拓五美诗派!

坚守诗歌精神,复兴文学事业!


分享按钮
 
美国新闻

蓬佩奥国务卿接

译: 蓬佩奥国务卿接受TVN电视台的萨布丽娜·巴卡尔的采访问答美国国务...

美媒关注:中资收购

美国纽约道林大学鲁道夫校区的一个入口。该校已于2016年关停。(美国《...

关于我们招聘英才网站大事记美中时报(电子版)广告服务 - 网址导航
美中时报 © 版权所有